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议社会管理;展仿标草写法…

按人会怎样创设动态有效的社会怎办★探讨仿标草写法助快捷易识书写—陶文庆(文磬)

 
 
 

日志

 
 

看两岸近日接踵说“统一”  

2014-09-28 23:08:18|  分类: 台海问题专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注:此文人民网、光明网、香港中评网已发——
看两岸近日接踵说“统一”
http://bbs1.people.com.cn/post/4/1/2/142310042.html
中国评论新闻:看两岸近日接踵说“统一”
http://www.crntt.com/doc/1034/0/7/3/103407321.html?coluid=123&docid=103407321&kindid=0&mdate=0929153305
看两岸近日接踵说“统一”-t5105-思想博客-光明社区
http://blog.gmw.cn/blog-1052-694189.html ]
看两岸近日接踵说“统一”
——从马英九“学德统”,再说到APEC“习马会”
【提要:马英九“学德统”,虽或有误读,但其言内和言外之意,还可细析;两岸现状是“一国两治”,也实际是“两制”,其实两岸所异不在“一国”也不在“两制”,而在“谁持彩练当空舞”?究竟该如何回答“谁持彩练当空舞”?…这次马英九说APEC同时谈到“两德”统一,正提醒了人们:在APEC“习马会”,是否可能会有“两岸”像“两德”的暗示存在?或者,也可能还会有“两岸”像“陆港”的“暗比”存在?——香港也是APEC成员,香港特首也在会上见习近平,是否可说在这儿“习马会”也不能排除像“梁习会”呢?】

不知读者诸君是否注意到,台海两岸近日在接二连三说“统一”:先有德国媒体据说误读马英九“学德统”;再见国民党大陆事务部主任桂宏诚在“2014年两岸建立互信与换位思考”学术研讨会表示,国民党支持未来两岸走向统一;紧接着见习近平会见台湾和平统一团体联合参访团时表示,会考虑一国两制在台湾实现形式。不能说这些事件有内在联系,但或许可以“第三只眼”看此,有所分析。

一、马英九“学德统”,虽或有误读,但其言内和言外之意,还可细析
本次两岸说“统一”,起于“德通社”9月23日称,马英九在接受访谈时重申愿在APEC实现“习马会”,两岸关系可学两德统一历史经验。不过,25日马英九发言人澄清“两岸学德国统一”,称此系子虚乌有。
而同一天的25日,国民党大陆事务部主任桂宏诚在台湾文化大学参加“2014年两岸建立互信与换位思考”学术研讨会时表示,国民党支持未来两岸走向统一。并指:台湾1991年开始的多次“修宪”,以及“宪法”增修条文,都是为了统一前的需要而做的准备工作。同时,对于国民党的两岸主张,他强调,国民党支持两岸走向统一,“不统、不独、不武”的“不统”,指的是“现在不直接进行统一”。
紧接着,在台方此番说“统一”后的第二天,9月26日,习近平会见台湾和平统一团体联合参访团时表示:以和平的方式实现统一最符合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会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充分吸收两岸各界意见和建议,是能充分照顾到台湾同胞利益的安排。
这些接踵而至的信息,至少要算是客观上构成了两岸接踵谈统一的境况。
看这些信息,颇觉值得细细体味,对马英九的“学德统”之言,还可细究:马英九到底说了什么,意味着什么?
据台“府”方25日公布的部分谈话内容,马英九这次还确实说了:德国处理两个德国的经验对于我们处理两岸关系,也提供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参考架构。譬如说,德国人在1972年签的《两德基础关系条约》,以及这个条约背后的理念,就是“一个德意志,两个国家”,还有“主权”跟“治权”分离,都给我们带来许多有意义的参考价值。台发言人还解释,马英九的意思很清楚,因为两岸关系和两德关系完全不同,即便借镜参考,但两德经验不能直接复制到两岸关系上。
这里还想做一重要补充:马英九先生在两岸关系上说到两德,并非首次。此前在任内已三次、其中2012年曾两次提及德国统一。2012年10月29日,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在会见德国国会议员时表示:他从1985年起访问过德国15次,了解德国统一过程中的许多问题,比如1972年两德签订基础关系条约和1990年两德迈向统一,“让我们在处理两岸关系上得到很多启发”。2009年12月,马英九在接受德国媒体访问时,就曾说他研究过德国统一的过程,两德与两岸的条件很不同,(德国经验)没有办法完全适用。但是他强调,相互尊重、正视现实和彼此合作的德国模式的精神,还是有参考的价值。2012年5月24日,马先生还在国际比较法学会大会上再次触及这个话题。他指出:德国统一的模式或可作为两岸关系发展的借鉴。
也就是说,马英九说“德统”,任内至今,已至少是第四次。
虽本次德媒可能有误读、误报之处,但其四次所言,言内和言外之意,似乎应该、可以一究。
人们是否可以问,两岸借鉴、学习两德统一,是重在学“两德”,还是学“德统”?还是兼而有之?或者,只打算学“两德”,并不及“统”乃至只打算成“两德”后更利于谋“独”?
这里想揣测,从台方的若干方面人(其中可能不乏“绿营”中人)的意愿看,大概也有愿意台湾成为“东德”,然后再谈统一的。且内外势力都可能有不乏只打算成“两德”后更利于谋“独”者。
但成为“东德”,台湾有“东德”那样的地位之后,统一是确定的、不可逆的吗?先成“东德”,然后再说“统一”,那时要不统一,又怎么说、怎么办?如果来个隐形台独、狡猾的台独掺杂其中,先成“东德”,然后再说“独”,又如何?
或可说,马英九先生的两岸可以“以德为鉴”,可能隐含着一个希望和暗示:台湾应有必要的国际空间。当然,同时也可以暗含一种指向,即:台湾的这种“国际空间”可以大到哪怕、即便与两德相似,也不是不能统一的。——两德可统,两岸更可、更应统。这一点,或可反映马先生等台蓝方不少人,对中华民族统一的理念乃至信念,有值得认可的方面。
但是,“两岸”不是“两德”。今天的两岸关系并不是相对简单的一国两区关系,其比当年的两德要复杂得多。两岸之分,无论在成因、规模,还是国际认可等项上,都是与两德不可同日而语的。而且,今天的两岸之间不仅有“画外音”,还有“背景音”和“独调”。其中有些“音调”有时“调门”还很高,影响不可小觑。
对大陆而言,即便可以让台湾成为或近似“东德”,但应使统一是确定的、不可逆的,这能做到、能实现吗?从中国国内的两岸和国际今日的现实看,至少可以说,台湾先成“东德”,对统一而言,恐怕会有很大乃至极大不确定性。
如此看,可能需要问:两岸有必要学“德统”,先成“两德”再“统”吗?相信回答可能应该是否定的,至少应是极为审慎的。
审慎的人们,也还不妨要问:两岸不能开创一个非“两德一统”的模式吗?

二、两岸现状确是“一国两治”,政治制度上也实际是“两制”,两岸所异不在“一国”也不在“两制”,而在“谁持彩练当空舞”?究竟该如何回答“谁持彩练当空舞”?
据了解,在本次习近平会见台湾和平统一团体联合参访团提到“一国两制”(并指“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会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后,台方提出了异议。
这里以为,其实,从两岸1949年分隔以来,两岸无论从各自的法理还是现实看,现状都确是“一国两治”,政治制度上也实际是“两制”。
那为何台方对“一国两制”要表示反对?
说白了,两岸所异,不在“一国”,也不在“两制”,而在“谁持彩练当空舞”?
那么,究竟该如何回答“谁持彩练当空舞”?
这是可以做极为复杂的回答的问题,但也可以简洁的作答:“谁持彩练当空舞”?“合”持彩练当空舞!
那么,怎么“合”?我们可以回顾习近平会见连战时曾说:台湾同胞因自己的历史遭遇和社会环境,有着自己特定的心态,包括特殊的历史悲情心结,有着强烈的当家作主“出头天”的意识,珍视台湾现行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希望过上安宁幸福的生活。将心比心,推己及人,我们完全理解台湾同胞的心情。
这里面,就有大陆对台湾的理解,对怎么“合”的原则回答。台海两岸的人们,特别是在台湾的人们,不妨细细琢磨理解。如果能从这些理解出发,确实推动两岸关系发展乃至统一进程,对两岸、对世界和平,均可称幸甚吧。

三、从本次两岸说“统一”及其异同和各自的状况与国际现状看APEC“习马会”
据媒体载,本次马英九说到“统一”,是同时重申,愿意在今年的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与大陆领导人会面。据说,马英九称,北京不需要顾虑若APEC实现“习马会”,会让外界以为大陆放弃“一个中国”原则,因为APEC的设计,无需以“正式的职衔”见面会谈。
曾见有文指出,站在台方的立场角度,此次“习马会”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会面所遇到的身份、场合等难题较易处理;因为大陆是APEC的主办方,APEC的主体是经济体、不是国家,APEC峰会是经济体领袖会议,且“习马会”的地点在北京,诠释权也由大陆掌握;认为马英九在余下任期内已有追求个人历史定位的考虑,对“习马会”有很强的意愿,这可能是马本人最好的但也是最后的机会;还有论者认为,若能在北京APEC实现“习马会”也有助于国民党拉抬年底“九合一”选情甚至2016年“大选”的气势,等等。对台方而言,将心比心,这些想法应予理解和包容。
不过,很巧或曰“不巧”的是:这次马英九说APEC同时谈到“两德”统一,正提醒了人们:在APEC“习马会”,是否可能会有“两岸”像“两德”的暗示存在?或者,也可能还会有“两岸”像“陆港”的“暗比”存在?——香港也是APEC成员,香港特首也在会上见习近平,是否可说在这儿“习马会”也不能排除像“梁习会”呢?其实,这两种都可能、可以出现的“尴尬”局面,对两岸都有各自的并非“方便”。
或许,两岸事前、事中、乃至事后,都能对这两种“尴尬”的可能有足够的、各自乃至共同的宣示和防范,北京APEC“习马会”,也非绝对不可能。——当然,若本次马英九确如媒体所报,是公开说明:“北京不需要顾虑若APEC实现“习马会”,会让外界以为大陆放弃“一个中国”原则,因为APEC的设计,无需以“正式的职衔”见面会谈”。这也可以算是一种足够层级的台湾一方的说明和宣示了。
不过,笔者以为,就目前看来,北京APEC“习马会”,还是说易行难的。要成其事,或许还要看双方的沟通、理解和去除会面不良影响的实际可能究竟有多大等境况。

文磬
备案个人主页中文域名: http://www.陶文庆.cn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