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议社会管理;展仿标草写法…

按人会怎样创设动态有效的社会怎办★探讨仿标草写法助快捷易识书写—陶文庆(文磬)

 
 
 

日志

 
 

关于党领导与党指挥枪,如何答青年问?  

2014-11-06 23:50:49|  分类: 社会管理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党领导与党指挥枪,如何答青年问?
——写在台湾学生“太阳花”开、香港后生“雨伞”开之后
一、两个重要会议,一个关键词,听到青年人有问
最近,中国有两个极为重要的会议,也再次凸显了一个关键词。
两个会议,其一: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指出:“党的领导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最根本的保证。必须加强和改进党对法治工作的领导,把党的领导贯彻到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过程。”其二:解放军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经习近平亲自提议在古田召开,有评论指出,这是重申坚持党指挥枪这一根本原则和制度。
而这两个极为重要的会议,凸显的一个关键词,则可说是:党的领导。而且,对军队还有传统提法:党指挥枪。
曾在一公众场合,听到后排两位至少是80乃至90后的青年人对此嘀咕有问:
干嘛非要坚持党的领导?还“党指挥枪”?不能“民指挥枪”?为什么不能“军队国家化”?都是中共一党,这民主吗?
党的领导,在中国,这本来是不成问题的事情,让“怀疑一切”的青年人这一问(据说马克思的座右铭也是“怀疑一切”或曰“思考一切”,有此问此思也无可厚非),再仔细一想,倒觉得,要能让今天的青年人信服的回答这些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而如果从“注重思想建设”(古田会议的重大要义应说即此)的意义上说,对这些问题,是应该给出令人信服的回答。在台湾学生“太阳花”开、香港后生“雨伞”开之后,似乎直面青年的这些问题、做出令人信服的回答,更有迫切性。因此,这里也愿勉力试作答“后生”问。

二、试答青年问:该不该坚持党的领导?为什么要坚持党的领导?
该不该坚持党的领导?为什么要坚持党的领导?
能够看到的回答常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近现代历史形成的,是中国人民的选择。
应该说,这是历史事实。
但是,现在仅以此来回答青年,还是不够的。
应该说,就历史而言,从起始而言,中共党的领导权,是中共在旧中国为民谋利、“为民搏命”,而获得民众支持,并在人民全力支持下用枪杆子夺得的。
就现在和将来而言,中共党的领导,是要继续坚持党的根本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来保持、坚持的。
也就是说,党要继续代表人民利益,做人民的公仆,才能继续得到人民支持,才能继续坚持、保持党的领导。
现在,中共正是在这样努力做。从强力反腐,依法治国,等等作为均可见。
那么,党是否在继续代表人民利益、是人民的公仆?这该用什么方法途径、通过什么来证明、认定?
按照民主的思路,那要通过选举,一人一票(也应含代表选举)的(当然西方民主更崇尚一人一票)。即:人民投票选你,就证明、认定了,你可以领导。这看来颇理想,很顺理成章。——不过,由于社会的复杂性,由于各人思考、诉求、认识等等差异,简单的普选票决,未必结果就是正确、准确;同时,从世界各国民主的实践看,由于社会的复杂、乃至不同国家的人们及其中的团体的利益乃至意识形态的差异,今天“地球村”中的一国,其一人一票普选的简单票决,受到域外国家、不同利益集团、群体影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由此形成乱局者比比皆是。
而从党的组成的来源上,含党员组成来源、党的骨干的组成来源上,从党的所言所作所为及其结果上,是否也能“证”党是否为民谋利、是人民的公仆?应该说,这也是求“证”的一种方式。即:党的组成,含党员组成、党的骨干组成,来源于“人民”;同时,看党的言行、政策、决策及其结果,有“事实”为证,证明党是为民谋利,那么也可证党代表人民、是人民的公仆。其中,党的言行、政策、决策及其结果,还应该是更有力、重要的“证明”。因为,事实、结果,可以比投票的当时人们的“感觉”,更实在、更持久。
从这个意义上说,回答为什么要“党领导”,还可以包括“摆事实”以明“证”;“溯源”以明“根”。也就是,中共党能“溯源”,是以人民为“根”;能“摆事实”是确为民谋利,也是其“保持、坚持领导”的重大理由。不是吗?一个社会政治组织,其成员来自人民,其言行、政策、决策及其结果,“事实”上确实是为人民,那么这个组织保持、坚持对人民组成的国家的领导,不就是应该的,会得到人民认同、支持的吗?——其实,民主除了是听取民众多数意见;民主也可以是、乃至更是:以人“民”利益为“主”,人民利益第一。谁能以——人“民”利益为“主”,谁也就必然是、会是“民主”的。
中国今天在选举高层领导上,虽然尚未实行直选、一人一票,但代议制选举、基层直选、逐步提高直选层级,都在深化进步之中。而中共党员来源自于大众的“工人阶级”和劳动民众中的“先进分子”;其领导骨干多有平民出身;其言行、政策、决策及其结果,“事实”上确为民,中共领导下的中国的发展,举世瞩目。这些应可足证中共领导“权”的合理、合法性。

三、再试答:该不该党指挥枪?为什么不是军队国家化?不是“民指挥枪”?
这些问题,在回答了该不该保持、坚持党的领导之后,并不难回答。
既然中共应该领导,应该坚持党的领导,那么,军队就该由党指挥。
古田会议的根本精神是什么?就是军队受政党的指挥,即:军队是有政治目标的政治活动的强力工具。古田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报告,作出决议,规定红军的性质和任务,提出“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肯定了党对红军的领导原则,强调必须从思想上、政治上进行党的建设,还必须加强党的组织建设,指出要在红军中健全党的各级组织;明确了军事和政治的关系,决议指出:“军事只是完成政治任务的工具之一”。
也就是说,我们的军队不是超然的,是有倾向的,是知道为什么而战、即为人民利益而战的。军队是为人民利益而存在、行动乃至战斗的。而党代表人民利益、是人民的公仆,军队当然应受党的指挥。
军队受党的指挥,是军队为人民利益而存在、行动乃至战斗的“宗旨”的具体化落实。
否则,军队受谁指挥?受个人指挥?——那就“具体”到“军阀”水平了。
受国家、人民指挥?——那也空泛笼统了。军队是应受国家、人民的代表指挥。而在中国,国家、人民的代表,目前正是中共,故而军队要受党指挥。
再说“军队国家化”,那是有军队“只保卫国家,不保卫政党”的内涵。多党轮流执政的国家,可能应该如此。只是“多党轮流执政”的政体,看似民主,也有颇多问题。中国根据国情,看清西方“多党轮流执政”政体的弊端,不搞“多党轮流执政”,说“军队国家化”,岂非废话?

四、再试答:都是中共一党,民主吗?
这里以为,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如先看看搞多党制民主的西方。
如果稍稍注意对世界政体的研究,可能不难发现:以尊崇自由民主而闻名的美国著名学者福山,近年来也在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对西方主流的自由民主观进行了反思,不再简单化地把自由民主当作绝对价值,转而强调强政府、法制化和民主问责的重要性,以之作为自由民主政治秩序的三要素,甚至在强调三者缺一不可的同时,把国家建设、国家能力或强政府摆在首位。对于中国现时代的政治实践,已经不再用“极权专制”的标签来简单评价。
而曾任世界银行驻中国代表、在华盛顿具有影响的中国问题专家皮特·鲍泰利(Pieter Bottlier),就对美国当前两党相互争斗评论道:“在某个历史时期,可能一党制更有效率。”他还说:“多党制并非民主的精髓,民主的要义是能够对人民负责”。并指,他是从美国著名的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那里学到这一点的。他还语惊四座的在世界银行关于中国政治改革的讲演中说:“或许中国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通过一党制来实现民主的国家”。他坦承:“根据普遍的逻辑,的确是必须有多党制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但是一党制的运转,其优点在于能够利用过去的经验教训,政党有很强的决策能力,而这些恰恰是多党制的缺点。在多党制下,人们的视野局限于如何赢得下一届选举的胜利,但是一党制没有这种顾虑。我觉得中国或许能够开创历史先河。”
为什么这些西方政治学者会有如此惊人之论?因为,他们看到了现代西方多党制民主的弊端的确相当大。
这里不妨简摘他们的言论如下:
“美国的民主几近瘫痪。”“美国现在有两个主要的政党,尽管宪法没有规定不能有其他的大党,但是现实就是如此,而且两个大党也在维护这种所谓的“两党制”。但是两党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紧张。似乎两党的目的只是击败对手,而不是领导整个国家。”“在过去五六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国会的情况非常不妙,无法就争议问题达成一致,例如教育、移民、财政改革、政府借款、医疗改革等所有你能想到的大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
进入1990年代后,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对总统职位和参众两院的争夺越来势均力敌,“轮流坐庄”已成常态。两党竞争日趋白热化,对竞选资金的传统管制被放开,“否决政治”大行其道,两党关系如“军备竞赛”,“礼让之风荡然无存”。两党在重大问题上既无法达成一致,立法势必严重受阻,于是2008年以来没有一份财政预算案一次性顺利走完国会程序,2013年的预算案僵局更造成了联邦政府关门的丑剧。不仅如此,两党在大部分州都巩固了各自的统治地位,通过重新划分选区而非尊重民意来确保本党候选人连任。如此这般,哪还谈得上代表性?
既然两党关系势同水火,分权制衡又对行政造成太多掣肘,越来越不能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必然造成利益集团泛滥,代表资本利益的院外活动集团获得过度的话语权。结果便是:“最吸引国会注意力的利益集团并不是美国人民利益的集中体现,而是那些组织能力最强、最有钱(两者往往是同义词)的团体。”
因此,福山赞同这一判断:“美国民主的实际操作与‘民治、民有、民享’毫无干系。”并哀叹美国政治“无路可走”。
不但是美国,在欧洲,多党制的民主在许多国家的社会政治、经济领域也屡创败笔。在民主的名义下,被未必人人了解全局、未必顾及长远的“一人一票”选上台的政客们,为了在多党轮流执政的竞争中保持支持率而竞相迎合“民意”,挥霍财税收入向选民提供各种各样免费的经济和社会福利,乃至大量借债,导致经济危机、社会动荡。民主的发源地希腊,由于掏钱补贴福利越慷慨,越能得到选民支持,国库被掏空后,政客们就以“主权债务”度日。直到无法偿还主权债务,需要勒紧裤腰带,使得人们走上雅典街头抗议、砸玻璃、烧汽车,与防暴警察肉搏。如此等等。
看完这些,或许可以对中共的一党制是否“民主”,会有一些新的认识吧?
而中国共产党当前正以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力度强力反贪反贪,在强力推行依法治党治军治国,在以言行和实际结果“证”其“为民”的宗旨,不正是在实践西方论者也推崇的“民主的精髓、民主的要义”:“对人民负责”吗?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里以为,对于当下的中国、对于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而言,关键可能都不在一党制、党的领导是否“民主”,关键在于:中共继续做到源于人民,并在人民的支持、认同乃至督促下,坚守、保持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以言行、政策、决策及其结果的“事实”,证明党确是为民谋利。因为,民主除了是听取民众多数意见、倾听民意、民主选举、民主监督等等(这些也都是应该施行的,因为这些对维护人民利益是制度的保证);民主也是、乃至更是:以人“民”利益为“主”。

以上所作答“后生”问,虽然可能未必完善,也还不知对后生们究竟有多大说服力,但笔者还是觉得,这确是需要研究探讨、并亟需做出令后生们信服的解答的重大问题。而此文如果能“抛砖引玉”,也属“此愿足矣”。

文磬
备案个人主页中文域名: http://www.陶文庆.cn

参阅文——
阮炜:如何看待近年来福山的思想转变?
http://www.guancha.cn/RuanZuo/2014_11_05_282587_s.shtml
皮特·鲍泰利:中国将证明一党制与民主并不冲突http://www.guancha.cn/Pieter-Bottlier/2013_12_12_192098.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