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议社会管理;展仿标草写法…

按人会怎样创设动态有效的社会怎办★探讨仿标草写法助快捷易识书写—陶文庆(文磬)

 
 
 

日志

 
 

有感英议员说“资”消亡、“社”继承  

2011-01-26 14:02:34|  分类: 社会管理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感英议员说“资”消亡、“社”继承

最近,读到新加坡《海峡时报》所载英国上议院议员、沃里克大学政治经济学荣誉退休教授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一文:《资本主义消亡后生活会更美好》,颇有感慨。
作为世界上最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英国的议员,他认为,资本主义消亡后生活会“更加美好”;并认为,“资本主义已经完成任务”,“社会主义也许不是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而是其继承选择”。
这些,可能会让世界上处于各种社会形态的人们,特别是身在“社会主义”中国的人们听来,有点意外。不过,具体看看他说的,不无道理,且对现今社会的发展完善,或可有相当的参考与启发。这里拟做些思考和评议,但愿能对读者有所裨益。

一、资本主义运行机制的功过
罗伯特议员认为,资本主义“它过去和现在都是克服稀缺的一个极好的体制。通过高效率地组织生产,并将生产用于谋取财富而非权力,它已经令世界的很大一部分摆脱贫困。”
同时,他也认为:“西方文明越来越令人不满,因为强加给它的经济刺激体系虽然对于积累财富很重要,但却破坏我们享受财富的能力。资本主义可能已经几乎耗尽其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的潜力———最起码在世界上的富裕国家中是如此。”
为什么说资本主义“是克服稀缺的一个极好的体制”?因为,其“将生产用于谋取财富”,从而促进“高效率地组织生产”,刺激提高了劳动生产率,“积累财富”,“令世界的很大一部分摆脱贫困”。罗伯特议员所说的资本主义的“功”,可能就在这里。
而资本主义的这种体制,也有“过”。这就是:
由于“资本”主义的目的是“谋取财富”、赚钱——“把自己的财富转变成‘资本’”,把钱作为“资本”投入并再增值,从而导致“不必要的商品的生产和消费已经变成大多数人的主要营生。”
他指出,在历史上,“进行买卖的市场一直受到法律和道德的限制。致力于赚钱的人被认为不是很好的榜样。贪婪、贪心与妒忌是致命的罪。高利盘剥是冒犯上帝。”
“只是到了18世纪,贪婪才变得在道义上可敬。当时,把财富变成金钱,使之发挥作用,以赚取更多金钱,这被视为健康”。
而今天,为了维持资本主义的这种资本投入并能不断再赚钱的机制,资本主义这个“经济刺激体系”在不断地“用新的玩意儿和刺激物刺激起养尊处优的人们的胃口”,在“不断地施压,要求人们消费”。
罗伯特议员问:“这可能会再延续多久呢?我们要把下个世纪花费在沉湎于浅薄之中吗?”
罗伯特议员认为,这“破坏我们享受财富的能力。资本主义可能已经几乎耗尽其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的潜力———最起码在世界上的富裕国家中是如此。”
他指出:资本主义“已经不再令人们感到更加幸福。我所不满的是这种文明的质量。”

二、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资本主义的模式可以完成任务而终结
在这里,罗伯特议员提出了一个今天发达国家已经面临、发展中国家或将要面临的重要问题:在现代生产力发达之后,在物质生产能力已经大大提高之后,当“自斯密的时代以来,财富已经得到很大的增加”,“当稀缺已经转变成富足的时候”,是不是应该仅仅为了继续积累财富、不断赚钱,还要让“不必要的商品的生产和消费变成大多数人的主要营生”?还要“继续生产更多的同类产品,用新的玩意儿和刺激物刺激起养尊处优的人们的胃口”?“不断地施压,要求人们消费”?
这其实是在问:在现代生产力发达之后,在物质生产能力已经大大提高之后,我们应该怎样生产、生产什么?怎样消费?我们要以什么样的消费来引导生产?从而使人们生活的更幸福,而非盲目的鼓励“高消费”,刺激“畸形消费”,使一部分人更赚钱!
故此,罗伯特议员认为,“现在,由于我们已经拥有自己所需的所有财富,因此我们的正确做法是要弄清,资本主义的代价是否还值得付出。”其实,他是认为:充斥“盈利动机”的“资本主义已经完成任务”。金融服务应该“萎缩”,富人应该“不想更富”。
因此,他指出:“资本主义的终结简单地讲,就意味着人们不再迫不及待地要听命于它。人们将会开始享受自己所有的一切,而不是始终想要获取更多的东西。人们可以想像这样一个私有财富占有者的社会。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过上正派的生活,而不是把自己的财富转变成‘资本’”。
“如果经济增长不再是重要的,那么从经济上证明严重的收入差距是合理的理由——需要刺激人们提高生产率”,就会站不住脚。
“在其公民的财富已经超过其所需的国家”,资本主义的“贪婪”,应该“落得一个不光彩的下场。”
读这些文字,不由让人想起马克思所言: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他们的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

三、社会主义应该扬弃资本主义的不足,“继承选择”而发展
因此,罗伯特议员认为,“如果财富和收入更为均匀地分配,各国经济会更为稳定,公民会更为幸福。”
而“社会主义也许不是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而是其继承选择。它继承世界不是通过剥夺富人的财产,而是通过提供动机与激励因素,以使人们的行为同进一步积累财富脱钩。”
主张社会主义的人们,曾经主张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并且不排除用“剥夺剥夺者”的方式。这里罗伯特议员是主张“继承选择”,“不是通过剥夺富人的财产,而是通过提供动机与激励因素,以使人们的行为同进一步积累财富脱钩。”
看今天的社会实践,罗伯特议员的如上所言,或许是当今的社会主义者们和其他社会形态中的人们,可以参考、思考的吧?

(文磬)
个人学术主页网址——
http://t5105.crcoo.com

附:罗伯特议员原文全文——
 
  新加坡《海峡时报》1月22日文章 原题:资本主义消亡后生活会更美好(作者英国上议院议员、沃里克大学政治经济学荣誉退休教授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

  1995年,我曾出版一本书,名为《共产主义消亡后的世界》。今天,我很想知道是否会有一个资本主义消亡后的世界。

  引起我提出这一问题的并不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资本主义一直就有种种危机。提出这个问题是由于我感到,西方文明越来越令人不满,因为强加给它的经济刺激体系虽然对于积累财富很重要,但却破坏我们享受财富的能力。资本主义可能已经几乎耗尽其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的潜力———最起码在世界上的富裕国家中是如此。

  资本主义的道德罪恶

  我说“更加美好”是说在道德上,而不是在物质上更加美好。物质上的利益可能会继续存在。但证据表明,它们已经不再令人们感到更加幸福。我所不满的是这种文明的质量。在其中,不必要的商品的生产和消费已经变成大多数人的主要营生。

  这并不是要贬低资本主义。它过去和现在都是克服稀缺的一个极好的体制。通过高效率地组织生产,并将生产用于谋取财富而非权力,它已经令世界的很大一部分摆脱贫困。

  但是,当稀缺已经转变成富足的时候,这种制度的遭遇如何呢?它是仅仅继续生产更多的同类产品,用新的玩意儿和刺激物刺激起养尊处优的人们的胃口吗?这可能会再延续多久呢?我们要把下个世纪花费在沉湎于浅薄之中吗?

  在上个世纪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都是社会主义。但经典形式下的社会主义却失败了———这是必然的。由于种种原因,公共生产就是不如私人生产优越,尤其因为它摧毁了选择权和多样性。自从共产主义垮台以来,资本主义一直没有任何合理的替代物。在资本主义之后延伸的景观仍然是——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一直有严重的道德问题。由于资本主义曾十分成功,因此这个问题可以被搁置起来。现在,由于我们已经拥有自己所需的所有财富,因此我们的正确做法是要弄清,资本主义的代价是否还值得付出。
 
 
    例如,亚当·斯密认识到,劳动分工会使人们丧失非专业技能,从而变得更为愚钝。但他认为,这是一种值得付出的代价———可能会通过受教育得到补偿———因为市场的拓展使财富增加。这使他变成自由贸易的狂热倡导者。

  今天的自由贸易提倡者的争论方式很像斯密。他们无视一个事实,即自斯密的时代以来,财富已经得到很大的增加。他们一般承认,自由贸易令人们丧失就业机会。但他们声称,转业培训计划会使工人们适应新的、“价值更高的”就业岗位。这就等于说,尽管富裕国家已经不需要自由贸易带来的益处,但它们仍必须承受其代价。

  现存制度的辩护者回答说:我们把这种选择留给个人自己去做。如果人们想要离开传送带,他们完全可以这样做。事实上,越来越多的人的确“开小差”。民主意味着通过投票把资本主义选下去的自由。

  这一回答是强有力的,但也是天真幼稚的。人们并非孤立地形成自己的偏好。他们的选择受到本国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文化的影响。人们是否真的以为,不断地施压,要求人们消费,不会对其偏好产生影响?
 
社会主义是继承选择

  资本主义的辩护者们有时争论说,贪欲在人的本性中是根深蒂固的,以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将其剔除。但人性是相互矛盾的种种可能性的组合。文化(包括宗教)的作用一直是鼓励一些可能性,而限制另外一些可能性的表达。

  实际上,人们开始懂得“资本主义精神”在历史上已经是很晚的事情。在此之前,进行买卖的市场一直受到法律和道德的限制。致力于赚钱的人被认为不是很好的榜样。贪婪、贪心与妒忌是致命的罪。高利盘剥是冒犯上帝。

  只是到了18世纪,贪婪才变得在道义上可敬。当时,把财富变成金钱,使之发挥作用,以赚取更多金钱,这被视为健康的,如同盗取天火的普罗米修斯,因为这样做有益于人类。

  这启发了美国的生活方式。在美国,金钱总是具有发言权。资本主义的终结简单地讲,就意味着人们不再迫不及待地要听命于它。人们将会开始享受自己所有的一切,而不是始终想要获取更多的东西。人们可以想像这样一个私有财富占有者的社会。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过上正派的生活,而不是把自己的财富转变成“资本”。

  金融服务会萎缩,因为富人不想更富。资本主义已经完成任务。盈利动机将重新回到无赖们的席位上去。

  只有在其公民的财富已经超过其所需的国家,贪婪才可能会落得一个不光彩的下场。而即使在那里,许多人的所有也仍然不够满足自己的所需。有证据表明,如果财富和收入更为均匀地分配,各国经济会更为稳定,公民会更为幸福。如果经济增长不再是重要的,那么从经济上证明严重的收入差距是合理的理由———需要刺激人们提高生产率———就会垮掉。

  社会主义也许不是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而是其继承选择。它继承世界不是通过剥夺富人的财产,而是通过提供动机与激励因素,以使人们的行为同进一步积累财富脱钩。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