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议社会管理;展仿标草写法…

按人会怎样创设动态有效的社会怎办★探讨仿标草写法助快捷易识书写—陶文庆(文磬)

 
 
 

日志

 
 

刍议现代量产能力下的货币与经济风险治理方略  

2008-09-01 16:32:35|  分类: 经济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刍议现代量产能力下的货币与经济风险治理方略

【提要:在现代化大生产、社会生产能力未大减的前提下,国家掌握货币发行,掌控货币形态的利益分配;有效管理内外币兑换比;控制内外热钱流动;对”巨量金融诈骗、恶意炒作侵吞”正名定罪,有针对金融信用“罪”、患的前后应对之法;货币和经济风险(通胀、金融危机、股市动荡、生产消费下滑等)应该能治理,至少不致导致经济乃至社会剧烈动荡。】

当前,世界经济运行状况不容乐观,中国国内经济运行中的一些矛盾也比较突出,通胀压力不小,经济风险尚存,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面临的挑战和困难增大。这里,拟对现代量产能力下的经济风险治理方略,做些并非完备的思考,愿有一点一滴参考、一砖一石之用。
一、人类靠能力发展经济,货币中介的正负作用大
首先,需要回答一个问题:人类是靠自己的能力来发展、改善自己的生活、生产,还是靠钱、靠货币?
从本源上说,当然应该是靠能力。人所组成的人类社会的经济发展,应该是量力而行,不是量“钱”而行的。
人们需要货币,需要钱,只是因为它是通用的交换工具。
在现代科技水平的有力推动和保障下,现代经济已经是大规模的现代化生产的“量产经济”。也就是说,发展到当今的人类,已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生产、产出,能够一个人、一群人产出数倍乃至千百倍于其本身需求的产品。
不过,具体的生产者还是要用他的劳动产出,“换”来他们认为与其投入相应的较多收获的。而这“交换”的“中介”,是“货币”。
因此,货币在这里就成为人的能力的一种代表了。人们用货币交换,本质上是一种“能力”交换;或曰,是用其拥有的人力、物力的“资源”来交换(货币也是人们“获得货币的能力”的量化表现) 。
现代有着量产能力的生产、经济运行,由于其生产的主要目的更多的是经由交换赢利,也就更依赖货币。生产者可能因为涨价或降价,使货币回笼并不赢利,而面临亏本。生产也就可能会因此而缩小、停滞,经济也可能因此萧条。
但同时,形成生产能力的技术、机械软硬件等,并不会因为没有“赚钱”,顷刻间就化为乌有,现代较高水平的量产生产能力本身,并不会因为一时货币收益减少乃至哪怕没有货币,即刻就消失。
实际上,当今人类总的生产能力,在多数地区和很多方面,已经有条件满足对人们基本供给的需求。即:只要有能够支付交换中介(货币)的“需求”,社会的生产能力,是能保证基本“供给”的。正因如此,刺激消费、扩大需求,已经是不少国家、地区经济发展的主要的任务。
当然,我们还应对货币的作用及其在交换中的负面影响,有所认识。应该说,由于社会的实际生产能力并未巨减,现在经常出现在世界各国的货币和经济风险(通胀、金融危机、股市动荡、生产消费下滑等),主要仍是一种货币现象(并不是地球遭遇了小行星撞击,使人类的生产能力毁于一旦了)。不少经济风险,往往是比较容易制造的“符号性货币”的负面作用产生的。因为现在世界各国的货币制度主要是“法币制度”,即货币只是人为发行的法定通用兑换“符号”,如果是“金本位制”,问题就不是这样的了(“符号”的产出比之金银的产出是太容易了——不过,金银的物质量太小,实际满足不了现代“货”与“币”的交换需求)。
因此,也可以说,现代量产经济条件下的不少经济、金融问题,只是人类进行产、需交换时,“符号性货币”及其交换出了问题。这个问题并不小,处理不好,影响不小。但从道理上或许可以说,控制、调整货币这个“符号”的发行、交换等规则,是完全可能在不同程度上解决相当一部分问题的。
那么,如何调控?

二、国家掌握货币发行,掌控货币发行量和货币形态的利益分配
被《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先生称为欧洲唯一强权金融家族的梅耶.罗斯切尔德曾说:“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而且,据说该家族是做到了。
而据有关方面材料,中国是世界上仅存的为数不多的由政府直接发行货币的国家。那么,有鉴于罗斯切尔德之言及其相关的历史教训,中国无疑要继续保有政府直接发行货币的权力。
作为商品流通交换工具的“货币”,是国家发行的交换商品的通用价值“符号”。那么,只要发行货币的国家,对货币的发行和价值认定及其与生活、生产的关系、规律有更多的掌握,及时结合市场需求等因素,调节这个联系生产、交换与消费的,有虚也有实的货币“符号”的发行的质和量,应该可能缓解、减少涨价、降价对生产、交换和消费的影响,从而保障基本生活和社会稳定,保障生产、经济的继续适度发展和增长。 
同时,还应看到,作为一国政府发行货币(含用其发行的货币投资),其拥有的信用优势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无与伦比的,其信用在一定条件下是最长远和可靠的。因为,国家可以用整个国家现在和将来的已有和潜在资源作为这些信用的保证或曰“抵押”。(当然,国家也不能无限滥用这些资源,否则造成“货”和“币”的严重失调,通货还是会膨胀或者紧缩的。)
同时,国家发行货币,更有利于掌控货币形态的利益分配。而掌控货币形态的利益分配,就可能调控保证生产继续进行的“需求”(特别是扩大“内需”,定向的向特定领域投入或分配相当的“国家发行的符号性质的货币”,即可能实现),从而使生产、经济发展不致于停滞、倒退。

三、有效管理内外币兑换比,掌控内外热钱等资金的流动
由于现代社会已经“全球化”,国家之间的经济交往、互通有无,已经成为必要和必然。而各国所用的货币及其发行背景与其价值并不相同。于是,不同币种之间的兑换,就成为货币“符号”特别容易出问题、出大问题的一个关节。如果内外币兑换比不当,就完全可能因为货币“符号”的比值不同而吃亏乃至吃大亏。
因此,有效管理内外币兑换比,应该成为国家金融管理的重点。当然,国家发行货币,同时也就有条件更有效的管理内外币兑换比。而适度控制好内外币兑换,应该会大有利于货币的正面作用的发挥,而控制货币的负面作用。
热钱是国内外的“游资”,因其逐利性而在全球各地频繁流动,以获取最大收益。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它的投入、撤出、流动,可能无可避免,且有其正面作用。但其于真正进行产业投资的的资本有本质区别,往往投资于流动性较好金融资产,而非实业;同时热钱注重短期收益,而非长期地与企业和区域经济共生共荣。这就带来一些直接后果:热钱能在局部、一时繁荣一国金融资产领域,但因其短期逐利性、不注重与当地经济共荣,存在恶意推高资产价格,赚取资金差价的可能与必然动机。
为了防止热钱在经济起飞时进入,恶意推高资产价格,赚取资金差价立即退出,造成局部乃至更大相关方面的利益损失乃至影响生产,导致经济衰退与动荡,国家应该掌控内外热钱等资金的流动,有效防范此类风险。
同时,应该健全、完善相关政策,切实鼓励对真正的产业发展和社会进步有利的投资,鼓励对实体产业的投资,鼓励与当地经济社会共生共荣、而非热钱短期炒作的投资。

四、给“巨量金融诈骗、恶意炒作侵吞”正名定罪,对金融信用“罪”、患,有前、后应对之法
人们可能记得《货币战争》所描述的让人难以置信的如下情境:
当年拿破仑的败局已定,欧洲金融家族——罗斯切尔德家族,早知此情却在股票市场先造成“威灵顿战败了!”的假象,让每个人都想立刻抛掉手中已经毫无价值的英国公债。待英国公债已成为一片垃圾,票面价值仅剩下5%时,他们再买进市场上能见到的每一张英国公债。等“法国完了!”的真实消息晚一天家喻户晓时,该家族在一天之内就狂赚了20倍的金钱,超过拿破仑和威灵顿几十年战争中所得到的财富的总和!他们一举成为英国政府最大的债权人,攥着具有压倒优势的英国公债数量,实际上决定着公债的价格,左右着整个英国的货币供应量,使英格兰银行被该家族控制,英国的经济命脉被紧紧地捏在了他们的手中。
今天人们对此还会不可思议的是,如果此情属实,如果英国政府和英国人民知情,就甘愿被如此坑蒙而就范?
不过,无独有偶,作为国际银行家的金融“黑客”的索罗斯,从90年代起在世界金融市场上,心怀叵测、有预谋的炒作,掀起了一次又一次风暴,推波助澜亚洲金融危机,造成有关国家、区域的巨大损失。事后好像也能基本上“全身而退”。
因此,乃至有人说,现代“民主制度”本身对金钱权力这一新生的、致命的病毒,没有可靠的免疫力。这样的现象,这样的故意利用金融系统可能乃至必然存在的漏洞(金融体系的漏洞,如同当今的计算机系统“漏洞”一样,在有人不断寻觅攻击之下,完全可能是永远有“漏洞”的),与民与国争利,甚至坑国害民,还应该允许继续下去吗?人们不应该对如此的金融“黑客”、“病毒”,事先有可定“罪”之法,事后有对其报应、惩罚之举吗?
国际社会应该联手,各国也可各自对金融领域的这类恶意坑蒙拐骗,侵吞巨额经济利益的行为(无论国内外),事先有可定”罪“之法,使之有法可依的可定为“违规”、“有罪”,并于事后有对其的报应、惩罚之举。
如果不能这样,对于向外资已全面开放的中国金融业来说,恐怕不容易有足够的防范和抗打击能力,来防范金融衍生工具等一系列金融手段的“远程精确打击”!
可以说,如果不能事先有可定“违规”和定“罪”之法,事后有对其的报应、惩罚之举,那些“远程精确打击”的金融手段,将会更加无所顾忌和层出不穷。——如同微软公司不断在发布“漏洞”补丁防黑客,全球计算机业天天在防、反、杀“病毒”一样。
我们虽可能仍须不断堵金融系统的漏洞,但同时得严正声明(立法)言明和落实:无论何人,一味寻找金融漏洞、恶意利用此漏洞,是不应该的。因此而对公众和社会造成重大侵害,是有罪、该予以报、罚的。甚至也要说,对“超限行为”,必要时也不排除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以“超限行为”应对,使怀恶意的“恶人”的坑蒙、侵吞目的不能得逞。这样或可震慑、制止金融“黑客”、“病毒”们,加大其种种非法行为的成本,使其至少不敢过于胡作非为。
如此,货币和经济风险(通胀、金融危机、股市动荡、生产消费下滑等)应该能治理,至少不致导致经济乃至社会的剧烈动荡。

南京财经大学陶文庆(文磬)
个人学术主页网址——
http://t5105.crcoo.com


--日志来源于 网易社区-[经济论坛版] 刍议现代量产能力下的货币与经济风险治理方略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